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王中王特马资 >
智库|行长面相影响银行业绩?部分经济学家为何“走火入魔”
发布日期:2019-07-17 18:39   来源:未知   阅读:

  有的经济学研究者“走火入魔”,研究起面相与工作业绩的关系。究其根本,全球处于大变局时期人们愈难看懂形势,亟需第一性原理洞穿事物本质。

  最近,两篇文章《99%以上的预测都是胡扯 看看伪预言家的惯用伎俩》、《还原论统治人类所有科学 经济学搞成了物理学》,总结分析了经济学之所以经常预测不准的原因,以及经济学存在的问题,引发了网友热议。

  有人顶,有人踩,有人怀疑,更有甚者直呼满篇胡诌。而早在几年前,就有网友称,学者在经济论坛中的发言中,绝大多数预测不准确。抛开这些言论和争议的对错不说,这种状况确实反映了当下经济学的一个困窘与尴尬。

  现实中确实有一部分经济学工作者“走火入魔”。比如,将人的面相也与业绩挂钩进行量化分析。

  2018年初,顶尖杂志《经济学人》曾刊登一篇文章,研究的是基金经理面部宽高比对业绩的影响,得出结论是基金经理的脸越大,业绩越差,“大脸猫”们震惊之余,纷纷表示“躺着也中枪”。

  网友据此调侃《经济学人》成了“《神学人》”,本以为这只是一次严谨的玩笑,谁成想,沿着这个套路:2018年末竟又出了新的“研究成果”——《行长的面部宽高比影响银行绩效的路径研究》——南开大学和天津外国语大学的学者研究发现,银行行长面部宽高比通过体现出的权力感影响银行内部绩效;高面部宽高比的分析师预测准确度更高——西南财大、上海财大、南洋理工会计学者合作论文被顶级会计期刊JAR接受。

  更有《窄脸当道,宽脸当家》一文红爆网络,声称窄脸在全世界都更受欢迎,甚至凭借画作就得出结论“就连悲悯的耶稣都是巴掌脸”,而宽脸的人则被形容为攻击性、统治力都更强,并因此得以掌控世界,例子竟几乎都是影视化的文学形象。

  从论点到论据,无一不令人瞠目结舌、哭笑不得。本应是严谨科学的经济学,为何一夜之间竟异化成了算命、相面的行当?

  直观看,人类本身就是一种感性与理性并存的生物。感性是人类区别于其他生物以及机器的最大不同,也铸成了人的性格与行为的多变与不确定性。

  然而,刻意忽视人类的思维方式中的非理性成分,将人的外貌与成绩全盘量化、强行挂钩,并以此分析人类的做法,毫无疑问是“为了科学而科学”,内里却是“算命”一般的套路。

  殊不知,“前半生风波坎坷,后半生飞黄腾达”的算命公式恰恰是“顺毛摸”式的主观臆断、信口开河。

  诚然,科学固然需要量化分析,然而量化与科学之间从来不能简单地划上等号,若经济学仅需相面就可以预测,那么通过固定的面相模板筛选从业人员,是否就能够规避金融危机、经济危机了呢?

  忽略资本逐利性等因素,而归咎命理学、面相学,强行将科学“迷信化”,无疑是荒谬的。

  也就难怪英国神剧《是!大臣》中讽刺一些经济学家“恐怕他更不可能懂经济”了。

  现代经济学虽脱胎于古典政治经济学,但开始于20世纪30年代凯恩斯主义的产生,其核心即是研究工业经济时代人们生产生活中的经济规律。

  社会政治经济发展已经从工业文明快步进入信息文明乃至更新的时代,然而不仅经济学,当前诸多学科的逻辑与理论却仍然停留在工业经济时代,滞后的理论难以对当下做出解释与预判,以致阴谋、阳谋、道德甚至算命等诸多论调甚嚣尘上。

  披着科学、政治、人性的外衣,脑洞一个赛一个大,语不惊人死不休,比如今天“马云实际上是发国难财”,明天“特朗普内阁全员‘通俄’”,后天“某某明星又如何如何”。

  只是苦了“吃瓜群众”,今天看这个明天看那个,甲说的似乎有理有据,乙说的似乎也很有道理。而缺乏自身观点与判断的人最终要么彻底沦为某一论调、某一作者的信徒,要么则在爆炸式的信息与观点中惶惶度日。

  究其根本,当前正处于时代和社会的大拐点时期,世界前所未有地复杂混乱。世界范围看,国家、企业、资本、科技四大力量搅得天翻地覆。

  一方面,中美贸易摩擦尚未根本解决,不少国家经济普遍陷入低迷,叠加债务危机、难民问题,再加上特朗普这位“朝三暮四”的美国总统,让很多国家都没了方向;

  另一方面,却是科技发展日新月异,AI取代人工、生命科学的“上帝之手”都成为正在进行时,底层人民的被剥夺感日渐加重,不安全,很慌张。

  再加上,移动互联网和社交平台颠覆了信息的单向线性传播,变为网格式、甚至病毒式传播,渲染不安,营销焦虑。

  大拐点时期的内外急剧变化,社会经历系统性的震荡,人们愈发看不懂形势,由此带来人们内心的不安全感也难以避免,亟需一套方法和理论加以收敛安定,对现实作出合理解释。

  事实上,越是变革时期,越要穿透复杂混沌的表象,摆脱认知归因偏差,回归事物本质去探索其间的真实联系,社会迫切需要第一性原理。

  第一性原理本义是一个计算物理或计算化学专业名词,通俗地讲,即破解复杂、回归本质,对一系列现象与问题进行收敛。

  打破知识藩篱,回归事物本质,去思考最基础的要素,从事物最本源出发寻求突破口,才能最快速、直接地寻找到答案,不致落入窠臼。

  一方面,第一性原理促使人类疾速创新,带来科技革命。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就对第一性原理思考法极为推崇:“通过第一性原理,我把事情升华到最根本的真理,然后从最核心处开始推理。”

  第一性原理可以说是马斯克在网络支付、电动汽车、航天运输、新能源应用等诸多领域取得颠覆式创新的方法论源泉。

  另一方面,第一性原理的本质导向性在学科理论创新中颠覆原有的认知,带来认知革命。

www.064466.com,金牛论坛,王中王特马资,40779曾夫人开奖结果,118kj开奖现场开奖记录管家婆,94770.com,49999今晚开奖结果,0649.cc,万人堂001123